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jxs6701.com

远在神祈时代,意图刺杀天帝的「幽冥阴姬」被「金芒天晶」封印在虚无的空间缝隙中,但因爲「百花观音」和「极乐罗刹」的战斗,使她成功从封印逃出,藏匿在人间,等待下一次的报複时

    世代居于「断日绝渊」的「幽冥闇女」靛芳华,与「幽冥阴姬」做了出卖灵魂的交易,以子孙的隐藏「幽冥阴姬」的元神,获得「幽冥彻地箓」,成爲黑道上与「魔教」分庭抗礼的「断日教」。

    而「幽冥阴姬」从空间缝隙中亦带出了不知名的瘟疫,使人类面临莫大的浩劫,慈爱大地衆人的「药师菩萨」于是自愿下凡,解救苍生,传下「药师杂病论」使人类免于绝灭。

    得到「药师菩萨」青睐的是当代「药师玉女」华清蕙,济世行医扑灭了瘟疫的流行,成了后来医术起源的始祖,赢得武林所有人的敬重。

    在热闹的「中坑镇」,一名长相俊秀,却因爲黑眼圈而显得猥亵,穿着华丽的富家公子,正死缠着一个姑娘。

    那名公子正是以好色卑鄙着称的南宫非,因爲有「名门世家」做靠山,不知已败坏多少姑娘的清白了,此时笑道:「小芊芊,等妳尝过我的厉害,保证会,再也离不开我的了。」

    被称爲小芊芊的就是现在的「药师玉女」绿芊芊,活人无数,云游各地去行医,不管黑白两道都不敢得罪她,因爲没人敢保证永远不生病的,而且能救人就能杀人,「药师杂病论」亦是一门高深武学。

    绿芊芊年龄绝不会超过十八,水灵灵的眼睛,瓜子般的精致脸庞,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身段苗条美好,娇躯散发着淡淡的处子幽香,清秀无伦,诱人之极,乌黑的秀发衬托得她嫩滑的肌肤更加雪白,尤其是温柔的气质使她的美态提升到不愧爲「七彩豔无双」。

    不过再温柔的绿芊芊,此时也不禁薄怒道:「南宫公子,你再说这麽无耻的话,我就只好让你终身瘫痪。」

    南宫非色瞇瞇的盯着绿芊芊的佼好身段,笑道:「天下人谁不知道「药师玉女」最心软,只要有人生病,就算不惜牺牲生命也要救人,怎麽可能下重手伤害我这多情郎,小芊芊,妳就别再害羞了,替妳时我会很温柔的,不会让妳太痛的。」

    绿芊芊一踱莲足,转身想逃离这个变态,竟然撞到一个人的怀中,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绿芊芊因爲有人在下面当肉垫,并没什麽痛楚,那人被绿芊芊压在底下,却还关心道:「姑娘,妳没事吧?」

    绿芊芊满脸羞红,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人这麽接近,擡起身子看到那人的脸后,更是红霞烧到雪白脖子,这个男人的相貌比南宫非更英俊,灵活多智的眼睛,高挺笔直的鼻梁,透露出凛然正气,皮肤闪耀着健康的亮光,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旁那丝充满温暖的笑意,实在有着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条件,原来就是初入武林的白安儿。

    安儿见绿芊芊娇弱无力,就自己把她抱了起来,感受到怀中玉人的体温急速上升,安儿把额头贴上绿芊芊的光洁的额头,问道:「妳发烧了吗,要不要我帮妳去找大夫?」绿芊芊只是乖乖的闭着眼睛,却也不说半句话。

    南宫非看到两人的亲密样,大怒道:「臭小子,敢碰我的女人,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一出手就是十成功力的南宫家绝招「权倾天下」,强大的真气笼罩住安儿,要把安儿的头颅给压扁。

    安儿随手一挥,「圣心入定」的「定空间」立刻将「权倾天下」的真气转移回去,把这南宫家有名的年轻高手给打飞了,安儿却不怎麽高兴的道:「原来妳是他的女人啊,看来还没比,我就已经输惨了。」

    绿芊芊慌张的解释,怕给安儿误会了,着急道:「你别听他胡说,我叫绿芊芊,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安儿如释重负道:「我叫白安儿,还好我仍有追求妳的机会。」若绿芊芊已是别人的妻子,他可不能做出伤风败俗的事,回去会被乾娘素儿骂的。

    就在两人情话绵绵时,南宫非狼狈的站起来,就要再沖上去拼命,一个小人得志嘴脸的奴才,来到南宫非旁边低声道:「少爷,都準备好了,晚上就可以好好淩辱那女神医,现在别太沖动。」

    南宫非一听秦寿说的话,立刻露出奸诈令人心寒的笑容。

    三更半夜,天色已黑,住在客栈的绿芊芊,忽然被街上卖早点的何婆婆给叫了出来,原来是他老公生了急病,没钱请大夫,只好来找不收钱的「药师玉女」,何婆婆哭道:「女神医,妳一定要救救我老伴啊。」

    绿芊芊安慰道:「何婆婆,您别担心,这世上还没我治不了的病。」此时何公公却已满身通红,呼吸急促,两眼突出似死鱼,爲守男女之别的绿芊芊并不用手把脉,而是射出三条丝线,搭在何公公的脉门,岂知越探越惊,眉头也皱了起来,喃喃自语道:「怎麽会……怎麽会……」

    何婆婆看了绿芊芊的神色,直觉不乐观,大哭道:「是不是没救了,女神医妳老实讲吧,要是他死了,我也只好跟着去了。」

    绿芊芊轻轻摇头,难爲情的道:「何婆婆您误会了,何公公不是生病,而是中了「凤涎香」,相传是「浴火凤凰」的,男人中了会受内火煎熬,最后成爲乾尸,只有……只有与纯洁……合体才能解毒。」她不解的是这种珍贵的春药怎麽会有人用在一个老人身上。

    何婆婆听了后更是嚎啕大哭道:「那不是没救了吗,有哪个黄花大闺女会那麽下贱的愿意替我家的糟老头解毒?我还是死一死好了。」说完就要撞墙自杀,幸好绿芊芊眼明手快的阻止了。

    看见何婆婆如此夫妻深情,绿芊芊暗歎一口气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医者父母心,现在也只有我能救何公公了,女儿家的贞虽然珍贵,但一条人命更是无价啊。」她竟想用自己的初夜来救何公公。

    何婆婆听了吃惊道:「这怎麽可以,我麽怎麽能牺牲女神医的幸福。」连昏迷的何公公也醒了过来道:「万万不可。」但绿芊芊心意已决,因爲害羞只好将何婆婆请出屋外,也将烛火都弄熄了。

    但这一切都是南宫非的阴谋,他早知绿芊芊会害羞,一定会熄灭灯火,趁她眼睛适应时,已经从秘道和床上的何公公交换了,他要让平常不假顔色的绿芊芊,心甘情愿奉献身体的配合他的动作。

    绿芊芊身手摸向南宫非的,她的俏脸早已红透了,但若何公公不举起,如何能与她合体呢,南宫非感到温润柔细的纤手抚摸着自己的,心中的畅快真是说不出来,那连看他一眼都嫌噁心的「药师玉女」,如今还不是乖乖的用尊贵的手帮他自慰服务。

    虐待之心油然而生,爲了实行让绿芊芊乱的和各种男人杂交的计划,南宫非装作虚弱道:「女神医,妳这种技术是不行的,我已经老了,平常我老伴都是用嘴吸一吸才行的。」

    绿芊芊委屈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但爲了救人,一口就把南宫非垂软的含在口中,腥臭又带点异香的味道,使绿芊芊好像噎着一样,晶莹的泪水终于滴下来,感觉到绿芊芊口腔内的温暖津液,南宫非的涨大起来,而绿芊芊爲了快点结束这场不得不做的爱,不停用舌头去舐,那贲张的在愉悦中跳跃着。

    绿芊芊不禁想到如果是那位英俊的白安儿公子,她一定会很欣喜的舐他的,将南宫非整支全舐过一遍的绿芊芊,开始强迫自己幻想是在舔安儿的,性感的嘴唇更是润湿动人。

    她突然开口把整支都吞了进去,那温柔的接触,令南宫非不由得呻吟着,绿芊芊轻轻的刺激着,而舌头舐着那上的裂缝,然后她将整支吞入后,又吐了出来,当碰到时,她会特意用滑嫩的舌头去触动它,绿芊芊这样来回作了多次,鼻息已经热呼呼地喘个不停。

    绿芊芊的喉咙不停的发出声音来,愈来愈激昂的情绪,使她嘴巴的动作愈来愈快,似乎已抓到要领,爲了令舌头能灵活的转动,脸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不停的转动着,隐约可见她流出的汗水,她的嘴、她的舌,正传出啾啾的靡之声,在绿芊芊生涩的舐技下,快感迅速布满南宫非全身。

    南宫非喘着气道:「女神医……我行了……劳烦妳……自己坐上来……自己动一动吧。」他想要绿芊芊亲手结束自己的生涯,日后才能以这件事更加羞辱她。

    果然绿芊芊听到何公公要她以女上男下的姿势,那不是像妓女一样主动爲客人服务吗,心里虽然不能忍受这耻辱,但理智上是知道何公公现在根本无力能做动作,只好从裙子内褪下翠绿色的真稠亵裤,即使是爲了救人而要献上,她还是无法在不爱的男人面前裸露身子。

    绿芊芊在黑暗中横跨在南宫非上方,拉起裙子裸露出毫无遮掩的娇嫩秘,她慢慢的将双腿改成蹲坐的姿势,强忍着羞耻心一点一点的将臀部向下沈,直至巨大坚硬的顶在她的秘,面对即将在一个老头手中失去贞的残酷现实,即使是有爱心的绿芊芊也会産生立刻死去的想法。

    不过想死也得等救人后再死,绿芊芊身爲「药师玉女」的责任,使她知道自己还是必须接受让老人的命运,对此她没有任何办法,只有闭上双眼乞盼这场救人的早些结束,继续将臀部下沈,感到秘传来一阵阵越来越大的压力,何公公的已经进入她的圣洁之门。

    南宫非的只是刚刚了一小部分,被温暖乾燥的花瓣紧紧包裹住的舒适感觉,令他舒服的打了个颤抖,再也忍受不住的全力将向绿芊芊的乾燥狭紧的深处挺进,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撕痛感、巨大的充满感,而没有感到任何的快感。

    绿芊芊咬着银牙忍受痛苦,因爲在何公公的与她的蜜汁,还没会合成解药时,她不能离开,向前推进的势力在绿芊芊最后一道防线前停住了,南宫非试探了几次,但富有韧性的顽强的保持完整,保持「七彩豔无双」的骄傲。

    突然破窗之声传来,床上两人大惊,绿芊芊更是羞愧的立刻下床,南宫非在快要得到女神医时被打断,骂道:「是什麽人闯进来!」

    白安儿的声音传过来,虚弱的说道:「芊芊,我中了「凤涎香」,好痛苦啊!」

    绿芊芊吓了一跳,怎麽小小的「中坑镇」,竟然有两个人都中了可称得上是稀有的「凤涎香」,如今只有她一个,要怎麽救两个人,想到何公公的老迈年衰,白安儿的英俊挺拔,不禁呜咽道:「何公公,我对不起您,我的初夜还是想献给我爱的白公子。」

    南宫非坐起身来,大怒道:「妳这臭,看到男人就投怀送抱。」安儿听了后又像没事般的笑道:「魔,你终于洩底了。」原来安儿在外游玩时,看到南宫非的奴才秦寿正在杀害两个老人家,逼问下才知南宫非的奸计,还好即时赶到,保住了绿芊芊的。

    绿芊芊听到南宫非原来的声音,醒悟后悲愤道:「原来是你这禽兽,你无耻下流,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太卑鄙了。」

    南宫非笑道:「刚刚舔我这禽兽的那麽陶醉,我看「药师玉女」要改成「要男人妓女」了,妳都没发现我上面的香味吗?那就是「凤涎香」

    了,我就好好等着妳蕩的送上门来。」

    绿芊芊浑身冒出冷汗,拉了安儿的手就跑,只余南宫非的笑声在夜里飘蕩,安儿奇怪问道:「芊芊,妳怎麽了?」

    绿芊芊黯然道:「二十年前有个蓝靓庵女侠,美若天仙,武功高强,嫉恶如仇,打击了不少恶霸,但后来掉进陷阱,中了「凤涎香」,竟变成人尽可夫的贱花癡,一一去找她以前教训过的坏人求欢,那些被蓝靓庵修理过的小人看见这美丽的女侠主动哀求,莫不得意的尽情淩辱她,直到被一百个男人的蹂躏后她才清醒,蓝靓庵受不了打击就自杀了,我不想让一百个男人将我的身体当洩慾工具,白公子,趁我还清醒时,我只求将清白身子交给你,然后在我还只属于你一人时,请你杀了我吧。」

    安儿把绿芊芊带回他住的客栈房里就把她搂进怀里,嘴压在她的嘴上,绿芊芊虽然勉强挣扎,但一点用也没有,她并不讨厌安儿,只是女儿家的害羞仍在绿芊芊的心里滞留,没有办法表现的爽直,安儿虽然还年轻,但和白灵素、黑月蓉已经练习了三年,接吻的技巧非常纯熟,嘴唇合在一起轻轻揉搓,一阵感使绿芊芊抗拒的意思不知在何时消失。

    绿芊芊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嘴张开一半,安儿的舌头悄悄的伸进去,慢慢的舔她的牙床,用舌尖在那里轻轻摩擦时,绿芊芊就会感到莫明的急燥感,他的舌头继续向里进,终于找到绿芊芊的舌头,绿芊芊忍不住紧紧靠在安儿的身上,那是一次很长的接吻,安儿的舌头尽情的在绿芊芊的嘴里活动,绿芊芊觉得头脑麻痺,站在那里已经很勉强了。

    安儿终于把舌头,绿芊芊才大大的喘一口气,安儿把脸靠过来,脸颊在一起摩擦时,觉得火一般的炙热,绿芊芊以做梦般的心情依偎在安儿宽大的怀里,安儿把围绕在腰上的双手稍许用力抱紧,绿芊芊这时才觉得在自己大腿根的神,有很硬的东西压在上面,越是意识到安儿股间的东西,就越觉得受到压迫和摩擦的下腹部一起在跳跃,而且秘密的缝沟里溢出热热的液体,心里不由得摇蕩。

    那种感是越来越强烈,绿芊芊忍不住扭动一下腰肢时,安儿发出轻轻的哼声,把那硬东西更用力的压过来,她已经无法站立,双腿要弯曲,安儿把快要倒下的身体,轻轻抱起带到墙边的床上,撩起她的裙子,但绿芊芊是丝毫没有发觉,至于刚刚脱下的亵裤,安儿当然不会留给南宫非当纪念品,早已顺手收进自己的怀里。

    安儿轻轻躺在绿芊芊的身边,把舌头伸到柔软的耳垂下,就像哄婴儿一样的轻轻抚摸她的后背,悄悄看绿芊芊的表情时,她微微皱起眉头,仰起头露出洁白的喉咙,安儿舌头从耳垂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同时很小心的将手伸到隆起的诱人双峰上,绿芊芊的身体抽搐一下,但还是那样没有动,圆圆的已经进入手掌里,胸部也不停的起伏。

    现在有外衫和肚兜妨碍,但手是轻易就能伸进去的,安儿逐渐加强揉摸的力量时,绿芊芊的呼吸也随着变大,纤细的双臂向安儿的脖子搂去,安儿同时手从外衫下悄悄滑进去,把肚兜向上拉,原来受到包裹的从肚兜中获得解放,猛然突出来,是有弹性而且大小适合,直接摸到的刹那,绿芊芊的全身动摇一下,但又立刻喘起来。

    那一对令人屏息只能幻想的圣峰,露出粉红色的,上还有肚兜的压痕,这种样子更增加性感,安儿用五根手指揉摸整个隆起的,偶尔用食指轻轻搓一下,立刻有了反应,开始硬硬的突出,但并不是很大,安儿知道是的,以惊人的耐心反覆的做同样的动作,大概是呼吸相当的困难,绿芊芊的头向左右摆动,不停的发出小小的喘气声,像蚊子的叫声,又刺激了安儿。

    安儿抱起绿芊芊的上半身,用一只手的姆指和其他四指,把挺起的夹在中间,包住整个慢慢地揉动着,的发出有弹性的光泽,有说不出的风情,另一只手则在肚脐的四周或雪白修长的大腿内侧以及到膝部来回的抚摸,他觉得这样的方法能使绿芊芊的情绪稳定下来,呼吸时绿芊芊的嘴里露出痛苦的喘气声,可是安儿充份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痛苦发出的声音。

    绿芊芊弯曲一只手,把手背放在额头上,掩饰自己蕩的表情,另一只手举起在肩头上,从全身的样子看来显得很随便,安儿用很长的时间爱抚绿芊芊的全身,她闭上眼睛,脸色因兴奋而红润,但表情是比较平稳,偶尔用力闭上嘴,发出小小的呻吟声,轻轻扭动下半身。

    安儿的视线移向绿芊芊的下腹部,撩起的裙子在腰上形成带状,已经充份具备女人味的腰向左右挺出,肚脐下比较丰满,可是特别显着的是花瓣,好像那里特别肉感,安儿瞇起眼睛看绿芊芊富有魅力的秘,将手掌很小心的盖在微微隆起的突出上,刹那间绿芊芊的头向后挺,露出更多的雪白喉咙。

    安儿镇静的观察绿芊芊的态度,并没有露出很紧张的样子,更没有表示厌恶,抚摸的手上加一些力量,让绿芊芊的心情集中在上,另一只手开始摸向绿芊芊浑圆雪白的,再轻柔的抚摸花瓣的中心,用手掌的最厚部份全面的压下去,五根手指在耻毛掩盖的上抚摸。

    很明显的绿芊芊有了快感,难以形容的感觉,从女人最圣洁神秘的地方涌出,安儿的手指活动时,这样的感觉会更强烈,扩散到全身的每一个部位,不仅如此,从腔口的深处有温热的液体不停的向下流出来,那种粘粘滑滑的感觉变成,在口刺激着,不由得发出声音道:「……好舒服……安郎……我要……」

    绿芊芊发觉之后急忙闭上嘴,但那样的快感不停的涌出,所以不知不觉的嘴角松弛,发出连自己也惊讶的甜美浪声,美名远播的「药师玉女」,沈浸在秘被攻击的欢愉之中,绿芊芊在刚开始时还感到很难爲情,但随着快感的增加,早已忘记羞耻感,陶醉在快感的漩涡中。

    绿芊芊在心里想:「白公子大概已经知道我的秘完全湿淋淋了。」想到这里虽然觉得很难爲情,但安儿的手在股间的隆起部温柔的抚摸时,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妙感觉包围全身,使她没有办法抗拒,觉得身体飘浮在空中,全身只好任由安儿摆弄了。

    安儿一面揉耻丘,偶尔用中指尖压一下可能有突起部隐藏的部位,令他惊奇的是早已在草丛中膨胀,在上连续压五、六秒锺,绿芊芊就在压的时间内不停的发出甜美的娇声,揉动身体把腰挺起,开始主动积极的把那里挺向安儿的手,安儿清楚知道绿芊芊完全陶醉在快感里,脱下她的外衫和肚兜,以及围绕在腰上的裙子,绿芊芊的身体完全赤裸的暴露在面前了。

    安儿在内心发出惊歎声,竟然可以如此仔细看到「药师玉女」全无遮掩的白嫩胴体,几乎看得癡了,暗道:「这就是芊芊的身体?!」凝视毫无瑕疵的美丽裸体,想起乾娘和师父下面长得优美奇异顔色的草丛,绿芊芊的也是特殊的绿色,安儿轻轻抚摸绿芊芊的薄薄耻毛,这种感触不知该比做什麽,缠绕在手指上。

    张开绿芊芊玉琢般白里透红的大腿,安儿仔细地欣赏她的最秘密,突然绿芊芊发出小小的惊呼声,那是因爲安儿用手指捏住已经变大的,绿芊芊弯曲一条大腿做出企图掩饰股间的动作,可是安儿的手指在肉的裂缝上抚摸时,又无力的放下腿,安儿在从上而下、从下而上的抚弄时,也没有忘记用手指根肉厚的部份轻轻爱抚。

    安儿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问道:「芊芊,舒服吗?」绿芊芊没有回答,虽然想承认,但又觉得太难爲情,可是快感是很现实的,绿芊芊的腰开始轻微的震动,这是自然的结果,一股电流似痛似痒的快感,从脚尖贯穿到发梢,而且花蜜不停的流出,使得花唇的肉瓣也湿润了。

    安儿的中指压到最湿润的腔口上,稍微用力的压,花瓣滑溜溜的向左右分开,手指尖进入里面约一公分,就紧的不能前进,如勉强的想深入,绿芊芊就扭动腰肢拒绝,而且好像很痛的皱起眉头,可爱的确实很有魅力,安儿想到自己有征服那里的光荣,感到无比的高兴。

    安儿长时间的使劲揉捏绿芊芊早熟的双峰,逗弄粉红色的,雪白柔嫩的肌肤,每一都有安儿留下的痕迹,也被安儿贪婪的享受她迷人的韵味,羞耻心和恐惧心在这样的快感下完全消失了,绿芊芊变成一个拼命追求快乐的思春女人,已经忘记的谨慎,就如同成熟的女人爲追求某种感觉而感到与难耐,安儿把脱光衣服的身体放到绿芊芊双腿间的位置时,手也没有离开绿芊芊的。

    弯下上半身看自己的手摸到的地方时,耻毛已撩乱,从喷出来的液体使湿润,而且的粘膜还在抽搐着,另外的手指涂上许多口水,再涂在花瓣的入口处时,口水与吐出来的粘粘蜜汁溶化成一体,大概是非常的,十七岁的绿芊芊,本来贤淑清丽的面容,只剩无尽的媚态。

    绿芊芊终于把腰挺起来了,下腹部和安儿的碰在一起了,只有在采取前倾姿势时,安儿的手才离开绿芊芊的身体,因爲无论如何都须要用一只手支撑身体,另一只手则须要引导挺硬的,绿芊芊産生自己的身体飘浮在空中的错觉,由于轻飘飘的浮游感和麻痺的快美感,最有女人味的腿间裂缝又热又,现在如果不给她解决的,就无法安定下来了。

    这时候安儿的金芒碰到绿芊芊的,少许试探一下,湿淋淋的粘膜紧紧的吸住,惊世绝豔的美人绿芊芊发出显然是有快感的声音,趁现在安儿的腰向下一沈。

    绿芊芊突然挣扎道:「痛啊……喔……痛……」可是却给安儿带来幸运,虽然有很紧的感觉,但已「噗吱」一声的完全进入的神圣粘膜之间,绿芊芊脑顶有一阵麻痺感,立刻以很大的力量挣扎,安儿没有勉强的弄下去,绿芊芊只觉有如被刀割到一样,可是疼痛在某种程度的地方停止,那是因爲安儿静静的等待对方反应的关系。

    粗大的硬进入秘时,确实像烧伤一样的痛,可是最初感到的如割裂般的疼痛已经消失,现在是只有渗透的疼痛,传来的疼痛是具体的显示终于失去了,绿芊芊这时突然有惊讶感,因在秘的在一动一动的跳着,那是很奇妙的感觉,而且有不同于疼痛的另一种感觉也从那里发生,那是比碰到敏感的或突起的更强烈的感觉。

    那非常微妙的感觉,是从含住安儿的洞里一点一点的涌出来,是痒痒的,也是酸酸的,无法用这言语表达的感觉,绿芊芊好像难以忍受,不由得扭动臀部,飘散着飞瀑般的缎发,轻轻叫了一声,因爲还是有点痛,但发生直通脑顶的快感,痛和快感混在一起,可是这两种感觉虽然很像但又完全不同,绿芊芊等于是同时産生两种快感。

    安儿仔细的看着对方,把下腹部密接在绿芊芊的上,左右摇动或以做中心用臀部画圆圈,这样的弄法只是扭动粘膜或肉瓣,所以比时的疼痛小多了,血随着花瓣的与欢愉流下。

    绿芊芊偶尔会産生抽搐般的锐利感觉,那是来自含住金芒的,这时就会不自觉的叫一声「呕」,也同时急忙闭上嘴,又发现自己是反覆的那麽做,持续不断蕩的娇喘,全身都难爲情的火热起来,性慾逐渐淹没了平日不可侵犯、温柔的绿芊芊。

    安儿决定要进行的动作,把绿芊芊修长的双腿交叉架在腰股之间,稍许擡起一点臀部,随着金芒拔出去,原来陷在洞内的薄薄粘膜也和一起翻到外面,绿芊芊确实感到紧迫疼痛,但并不是痛的受不了,拔到一半的又慢慢的,有一点痛,但也産生能抵消那种痛的快感,绿芊芊轻轻扭动她标致的躯体,赤裸裸的接受安儿的。

    安儿上半身稍许离开绿芊芊,看两个人的结合爲一的部位,在绿丛隆起的下面有显露发出金芒的伸出一半躯干,绿芊芊的有一点红肿,安儿想让她也看看这美景,把双手围绕到绿芊芊的身后,并让五指交叉,双臂用力把绿芊芊拉近自己的身体。

    安儿高兴道:「看,我的金芒在妳的绿毛秘面呢,这是值得纪念的景色。」绿芊芊向下看一下,不由得大叫一声,马上把脸转开,但安儿又温柔的把绿芊芊的脸转向结合的部位。

    绿芊芊以困惑的表情再次看结合的部位,从第一次看到时,绿芊芊的心髒猛烈的快要,但从正面看到以后,全身像火烧般的热起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看的部位正在「碰碰」脉动,她自己红肿的很令人怜惜,而插在那里的安儿散发出高贵的金芒。

    安儿爲了让绿芊芊看清楚,把从秘拔出一半,在绿草丛里露出彩色丰富的血管,还有规则的脉动,而且还沾满汁,实在是蕩的光景,绿芊芊慧黠清秀的眼睛,不同于往日的清澈,渐渐迷濛起来。

    两个人以相同的姿势看结合的部位,绿芊芊还是感到难爲情,脸红红的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是这种风情中也散发出浓厚的性感,绿芊芊赤裸火热的身躯,在安儿面前展现出引人遐思的浪蕩,安儿慢慢扭腰时,绿芊芊就好像配合他的动作,发出苦闷的哼声,绿芊芊向那结合的部位看去,安儿的已经完全进入她的身体里了。

    安儿在里找到,用手指像捏似的揉搓,绿芊芊産生震憾全身的强烈快感时,安儿突然吸吮绿芊芊坚实甜蜜的,停手休息道:「芊芊,妳自己扭吧。」

    绿芊芊皓首向后方仰起,靠自己扭臀部的程度能産生想要的快感,试着将上身前倾,让安儿能容易吸吮酥胸,把压在安儿坚硬的耻骨上时,産生比刚才更强烈的快感,而且左右摇动上半身,或以安儿的做轴旋转时,使狠狠湿透的花瓣深处,那种舒服的感觉实在无法形容,她激烈的摇摆娇媚的身躯,发出蕩地,欢愉的配合着安儿的。

    绿芊芊狂呼道:「!我快要疯了……怎麽办呀……」好像马上就要一样,她本身觉得轻飘飘的,好像要进入令人目眩的美妙世界。

    安儿看着拼命扭动臀部,豔冠群芳的绿芊芊激烈的,忍不住道:「我也是……芊芊……妳用力动吧……让我更舒服吧……」

    绿芊芊知道不只是自己一个人,对方也和自己一样,舒服时更加兴奋,将自己未经世故的雪白双乳压在安儿的胸膛,不断的摇动起来,双乳的红晕也划过安儿的身躯,不停的扭动臀部,虽然扭腰的样子不够熟练,但那种生硬的样子,对安儿反而成爲一种刺激,而且刚刚才破瓜,所以秘还很紧。

    安儿紧紧拥住绿芊芊青涩而早熟的裸体,与她娇豔嘴唇互相吸吮、交流彼此唾液,用双手抓紧她丰满白嫩的美臀,毫不怜香惜玉的将整支她的花瓣,直抵,不断进行活塞运动,不断的她平日最神秘圣洁的森林地带,虽然感到的紧痛,不过相对的快感也更强烈。

    绿芊芊饱满的胸脯和玉腿压在安儿身上,激动的上下摆动她的小蛮腰,高耸丰满的也跟着激烈的晃动,洒下一滴滴的香汗,青春洋溢的胴体跟着安儿不断摇摆,享受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不知何时结束。

    安儿不断柔捏绿芊芊清丽白嫩的每一寸肌肤,从下面挺起臀部,以大腿支撑身上的绿芊芊的全部体重,将身体翘起成拱桥状,就在这刹那,有一种绿芊芊过去从没有过的感觉,使她的猛烈震动,在闭上的眼睛里看到无数的火花炸开,觉得的湿润花瓣任意震动的瞬间,原来留存在身体里的一堆东西突然溶化出来。

    绿芊芊的第一次时,安儿的金芒也带着无限的感受,一阵刺激,一阵颤动,就把狂射的一滴不漏的全挤入绿芊芊的体内,两人结合成一体,本来变僵直的绿芊芊的上半身,就好像枯木一样倒下来,安儿温柔的抱住她,永远也不肯放松。

    但「凤涎香」的药效随着血液的激烈流动开始发作了,绿芊芊最讨厌憎恨的人,脑海中浮现南宫非的脸孔,全身又燥热起来,渐渐被慾控制的她,只想不断享受最原始的快感,完全让慾望支配自己忠贞的美豔胴体,恨不得能立刻让南宫非填满她秘的空虚,暴虐的用摩擦她娇嫩的秘壁,将可以使她受孕的邪恶注入她的。

    慢慢的绿芊芊醒了过来,喃喃道:「我没有死……白公子没有杀我……爲什麽呢……要我活着承受这种耻辱……」

    传来一下又一下的,自己的身体好像变了,纯熟自动的逢迎着男人的动作,扭腰摆臀的豔媚姿态很是自然,绿芊芊没有勇气睁眼看,正在蹂躏自己宝贵胴体、淩辱她矜持的灵魂的第一百个男人是谁。

    滚烫的射入自暴自弃的绿芊芊深处,可怕的第一百道,解除了「凤涎香」,男人也肆意的、尽情的玩弄完绿芊芊白皙柔弱的身体,也将绿芊芊女人的尊严一起抹煞了,但传入耳内的却是熟悉的声音,安儿喘着气道:「总算做完一百次了。」

    绿芊芊睁眼一看,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也是第一百个男人,安儿喘嘘嘘的累趴在她身上,绿芊芊喜极而泣的道:「怎麽可能……怎麽可能……你怎麽办到的。」原来解开「凤涎香」的必要条件不是一百个男人,而是连续间隔不超过一刻的一百道,但试问天下有单独一个男人做得到吗,所以中了「凤涎香」之毒,陪衆多男人便是理所当然会发生的事。

    但安儿可是征服「百花圣女」和「极乐魔女」的超级男人,靠着天赋异禀的金芒,终于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保住「药师玉女」免于陪一百个臭男人,不过也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只见安儿平常的金芒,此刻却是黯淡无光,唯一的战利品是多了一圈绿环。

    绿芊芊怜惜的爱抚着救命的,柔声道:「安郎,我会用尽所有灵药补方,让你早日重振雄风的。」

    在绿芊芊细心呵护下,千年紫兰芝、冰魄何首乌都用上了,安儿可望在一个月内恢複,但是绿芊芊自己那里可熬不住了,甘愿消耗一半的元气,用除非是不可救药的绝症,才用的「药师杂病论」的「天地再造」,帮安儿壮阳,七天后安儿的再度发出璀璨金光,当然绿芊芊这美丽的主治大夫,就成了病患验收「销魂百式」的最佳人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jxs6701.com

大家都在看

❀国产aⅴ视频视频在线 ❀艾草在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 ❀国产自产2019最新 ❀51社区视频在线视频观看 ❀2018年国产在线视频观看 ❀2019年国产小视频 ❀手机播放国自产拍在 ❀国自产拍在线天天更新 ❀艾草草免费视频 ❀九九热线精品视频6 ❀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6app ❀九热爱视频精品视频 ❀2018年国内精品视频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伊在人线香蕉观新在线 ❀九九热线精品视频6首页 ❀免费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 ❀2018欧美精品线播放 ❀国产自产区44页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国语自产第1国语自产第10页 ❀免费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 ❀国自产拍在线天天更新 ❀手机播放国自产拍在 ❀香蕉视频www.5.app网页 ❀99r8这是只有精品视频2019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国自产拍在线天天更新 ❀2018年国内精品视频 ❀九热爱视频精品视频 ❀久爱视频在线手机直播 ❀艾草完整版在线观看 ❀任你躁国语版视频 ❀任你懆视频这精品 ❀西瓜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 ❀九九热线有精品视频6app ❀九九热线精品视频 ❀伊在人线香蕉观新在线 ❀国自产拍在线天天更新 ❀大杳蕉狼人欧美2345篇 ❀2018年国产在线视频观看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大香伊在人线97猫咪 ❀大象蕉国产情侣 ❀99r8这是只有精品视频2019 ❀一本大道香蕉大l在线 ❀大香伊在人线97猫咪 ❀一道本无吗dⅤd不卡在线播